00:09 

失去了目标

tenteni
我从北京回来以后,我以为我的以前的朋友会马上就围到我的身边。 没想到没有人在等着我。
半年以来我还是一个人生活着,走来走去,我的生活中没有会帮助的会明白我的一个人。我怎么走到了这样的可惜的状态呢?
我能说,我谁也不要了。 跳伞可以一个人跳伞,做工可以一个人做工。
也就是说,我在俄罗斯除了我的学校之外依然什么都没有。
寂寞者
何玉玲
祝福

URL
   

Я ёжик, я упал в реку.

главная